美航母疫情蔓延舰长写信求援 防长:没看信 不疏散


据了解,慕荣琪系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护士,2月17日请战抗疫后便推迟了婚期,随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前往武汉抗疫,直至受援医院确诊病例清零才返回绥化,进行隔离。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这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很好的猜测。中国将病毒序列报告给了世卫组织,我觉得官方分享病毒序列的时间和这篇报道刊登的时间可能只有几小时之差。我觉得不会超过一天。

“爸爸妈妈,我向你们道歉,请原谅女儿的选择,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疫情严峻,湖北需要医护人员,于是,我选择了驰援武汉。瞒着你们,不是怕你们不同意,而是怕你们为我担心。……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你们接到明水,接到我的身边,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日后有你们的每一天!”

是的,不管你进入中国的什么场所,都有温度计。你必须尽可能多地测量人们的体温,以确保发高烧的人不要进入这些场所。

2月19日深夜,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一路上,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

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帮忙。”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但她“自私”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他没有怪我,只是有些担心我。”

问:但当中国恢复正常后,会发生什么呢?你认为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受到感染,从而可以实现群体免疫,将病毒拒之门外吗?

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